首頁 > 地方動態

  讓每一個孩子都有所養、有所學、有所望:四川儀隴縣人民檢察院事實孤兒司法救助工作紀實

2019-10-23 09:28:20來源:中國婦女報

  ■ 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 王春霞

  如果不是四川省南充市儀隴縣人民檢察院推動的事實孤兒司法救助工作,今年17歲的田靜(化名)現在很可能在外打工,而不是在成都上大學,學習自己喜歡的美術教育。

  日前,在儀隴縣的一個村莊,田靜74歲的奶奶坐在國家出資建設的房屋里,跟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講述小兒子17年前在路邊撿回“才生下來兩天,小得很”的田靜,如何在事實孤兒政策下改變人生軌跡。

  2014年,四川省儀隴縣人民檢察院在開展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發現基層存在一個群體——事實上無人撫養的未成年人,遂稱之為“事實孤兒”,探索開展救助工作。

  時隔5年,今年7月10日,民政部公布了12個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加強事實無人撫養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這是我國首次就加強“事實孤兒”保障工作出臺專門意見,將于2020年1月1日實施。

  在事實孤兒救助工作中走在前列的儀隴縣,實踐中取得了哪些成效,面臨哪些難題?記者日前來到四川省儀隴縣深入采訪。

  “孫女有機會讀高中讀大學了”

  四川省儀隴縣人民檢察院檢察官劉歆至今還記得2015年第一次來到田靜家走訪時“非常震撼”的情景。

  當時烏云密布,刮著大風,天將下雨。田靜家的老房子感覺都要塌了。田靜的奶奶一個人爬樓梯給掉瓦的房頂蓋塑料薄膜。雙目失明的二兒子撲在水缸上,摸著勺子舀水喝。

  劉歆和同事們了解發現,田靜奶奶和爺爺的三個孩子中,兩個都有嚴重的殘疾,家庭貧困。2002年,小兒子撿養了田靜,當時未報警,也沒有辦理收養手續。小兒子后來因病去世,田靜隨奶奶生活。

  發現田靜的情形符合孤兒救助的條件后,2015年5月,儀隴縣人民檢察院向田靜所在的鎮政府發出檢察建議,要求按照國家政策及時辦理救助手續。鎮政府決定先由儀隴縣法律援助中心幫助田靜完善收養手續并補辦其養父的死亡證明等,再由民政局確認其孤兒身份。從2016年開始,田靜享受孤兒補助,目前標準為每月900元。

  “現在國家政策好,孫女有了機會讀高中,讀大學,不擔心了。”奶奶說,靠每個月領的低保和殘疾補助,家里有1300元收入。

  劉歆第一次見到田靜時,她正在上初二,“很害羞,躲在屋后不出來。”如今,田靜會用節省的錢給奶奶買裙子,給二爸買T恤,“畢業后考回家鄉教美術”,更讓奶奶覺得欣慰。

  檢察機關為事實孤兒救助壯大了力量

  田靜只是儀隴縣眾多事實孤兒中的一例。

  儀隴縣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唐蔚介紹,據統計,儀隴縣人民檢察院通過多部門聯手,縣、鄉、村三級聯動,對全縣57個鄉鎮883個行政村的事實孤兒進行了地毯式排查。“截至目前,我們共排查出事實孤兒218名,并根據他們的具體情況,分類實施救助,讓每一個孩子都有所養、有所學、有所望。”

  在唐蔚看來,事實孤兒形式上不符合國家規定的孤兒認定條件,享受不到國家福利保障。在儀隴,事實孤兒主要有四類:一類是父親死亡,母親失蹤的小孩。這類情形約為總數的70%;二類是撿養的孩子。因為撿養時未報警也未辦理收養手續,撿養人死后,難以證明撿養人與孩子的關系,他們也不能被認定為孤兒;三類是在世父或母涉罪服刑的孩子;四類是在世父或母因病因殘無力撫養的孩子。

  實踐中,儀隴縣人民檢察院積極支持起訴幫助解決孤兒身份問題,督促相關部門履行職責實施救助,發動社會力量立體救助。

  在四川省儀隴縣民政局社會事業股干部李丹看來,檢察機關開展事實孤兒司法救助,是對民政工作很大的補充,為事實孤兒保障壯大了力量。檢察機關的參與有助于事實孤兒身份的確認。

  四川省儀隴縣教育局資助中心主任何軍告訴記者,檢察機關提供事實孤兒名單,學校就可以將事實孤兒優先納入國家資助政策體系,減少了學校在認定事實孤兒身份方面的工作量,能夠精準掌握孩子的動向,是國家現行資助政策體系的有益補充。

  何軍介紹,事實孤兒納入國家資助體系,可以享受學前教育保教費減免、義務教育“三免一補一營養”,高中階段免學費和提供助學金。大學階段貧困學生建檔立卡,2016年秋季以后考入大學的貧困學生,經過申請,每人每年5000元特困補助。

  最大的問題是孩子的心理健康

  與田靜接觸較多的多位人士告訴記者,田靜很要強,很少跟別人講心事。她婉拒了此次采訪,不愿過多提及“事實孤兒”的身份。

  李丹與多位事實孤兒接觸過,雖然一般農村孩子普遍比較內向,但是事實孤兒“更內向”,“來辦公室,到家里去,都不怎么交流。特別小的孩子還好,18歲以后就不喜歡別人提起‘事實孤兒’的身份。”

  李丹分析,孩子還沒有成年的時候,家人覺得有救助可以改變生活狀況。孩子成年進入社會后,可能會感到周圍有異樣的眼光,會有一定的心理負擔。

  想過“疏解孩子們心理負擔”的李丹擔心,因為自己不是專業人員,疏導反而會產生一些問題。

  “國家出臺政策,在經濟上解決了事實孤兒的生存問題,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孩子的心理健康問題。”唐蔚說,事實孤兒的心理疏導,并不是檢察機關的強項,需要專業的心理咨詢力量。目前,檢察機關吸納了一些志愿者參與。“特別希望國家出臺相關法律、政策,規范兒童心理疏導工作,同時,政府應牽頭,引導社會力量參與。”

  在唐蔚看來,應完善相關立法,明確不履行撫養義務的父母相應的責罰措施,壓實法律責任。同時,父母的監護義務不僅包括經濟方面,還包括對子女心理健康的監護義務。

  采訪中,多位受訪對象認為,事實孤兒的救助應解決遺棄子女的父母身份確認問題。

  唐蔚介紹,很多小孩,如果宣告其父母失蹤,可以獲得更高的救助,但是因為遺棄子女的父母身份鎖定存在困難,難以享受。《關于進一步加強事實無人撫養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明確了“事實孤兒”的認定流程,包括申請、查驗、確認、終止等環節。此外,還應督促落實監護責任。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公安機關等部門應當依法打擊故意或者惡意不履行監護職責等各類侵害兒童權益的違法犯罪行為,根據情節輕重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國家政策出臺了,我們是最欣慰的。”唐蔚說,今后,檢察機關將繼續發揮法律監督職能,做好事實孤兒救助工作。



責任編輯:陳潔
淘宝快3红包